Nutopia Forum Index
Bay Area Forum for Asians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Advanced Search traditional simplified
star FAQ Search Memberlist Usergroups Register Log in star
青鳥   聖域回音 (全)   回音(全)   洛克人小說   寵物貼圖   Bay Area Happenings   素菜食譜   Free Medical Info   Random things   每日一女   牆紙桌布下載   流行音樂  
家常食譜   簡易微波爐食譜   小電影   免費軟硬電腦教學   IBM Content Manager  
Username:    Password:    Log me on automatically each visit   
                                                      
Nutopia Forum Index
Nutopia Forum Index 回音(全) 回音 Chapter 26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This forum is locked: you cannot post, reply to, or edit topics.     This topic is locked: you cannot edit posts or make replies. Page 1 of 1
回音 Chapter 26 Fri Apr 13, 2007 12:38 am
Author Message
美麗陌生人
配角
配角

Joined: 08 Feb 2007
Posts: 118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回音 Chapter 26

Bookmark and Share
URL
Embed
Link
BBCode


回音 Chapter 26


第二十六章

司馬霽起身很早,他輕輕地把靠在他肩膀上的盈旃放到枕上,“嗯?”她還在迷糊當中,直覺地抓住司馬霽,他握住她的手,輕柔地說道:“今天會有很多事。”

盈旃立刻清醒了過來:“唔,我也該起床了。”睜開眼睛看見的就是他,她的唇邊不禁泛起微笑,有他在身邊多好。看到她明媚的笑臉,司馬霽好不容易忍住想與她纏綿的念頭,她從來沒有像別的女人那樣求他留下,但是他居然不想離開。

盈旃在屏風後換好衣服,司馬霽也已經穿帶整齊了。盈旃開玩笑道:“我以為你穿衣是要人伺候的。”

“我是要的,可是你會幫我穿嗎?”

“不會!”盈旃的口氣充分體現了她對這個想法的厭惡。

司馬霽早就料到是這個答案,他懷疑他的未婚妻見到皇帝會不會下跪。初睛初雪端著水進來,初雪替司馬霽梳好了頭的時候,盈旃正在她的包裏翻著,拿出一個小小的紙包,她興致勃勃地說:“我要做個面膜,晚上臉色會好看點。”司馬霽看一眼她手上的奇怪物品:“我走了。”他走出門的時候,正聽到盈旃說:“初雪,請你幫我倒杯水來,開水,不是茶。”

盈旃聽著初睛告訴她上午要梳妝打扮穿好禮服,從中午起本地官員和商賈的家眷就會來拜見她了。她拿出避孕藥,只剩兩粒了,如果她懷孕,不嫁給司馬霽都不行。她仰起頭把藥放入嘴中,端起杯子送到嘴邊,初雪忍不住好奇地問道:“王妃,為什麼每次王爺走後你都要喝……”盈旃還不及喝完一口水,斜眼瞟到司馬霽面罩寒霜地站在門口,“咯”水和藥頓時嗆住了她,滿嘴苦味,她彎下腰咳得滿面通紅,藥和水全吐了出來。

司馬霽已經站到她跟前:“你在吃什麼?”他的話和他的眼神一樣嚴厲。

“我……”盈旃如何能說出她是在吃避孕藥,何況在初睛初雪面前?

“說!”她做賊心虛的樣子更增了司馬霽的懷疑,他一把奪過盈旃放在桌子上的包裝盒,就算他看不懂所有的簡體字,也能猜出她吃的是什麼了。司馬霽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像驚雷一樣凶暴:“你竟敢……”每次他走後她都要吃這種藥!包裝盒和裏面剩下的最後一粒藥被他只手碾得粉碎。從來沒有過的狂怒充斥了他的胸口,像是有人忽然把他的心從胸口摘去,只剩下空虛的疼痛和怒火,他對她的寵愛已經超過了他對任何一個女人的極限,她從來就不想成為他的妻子,她拒絕擁有他的孩子!他居然蠢到相信她愛他!

不需要他的手扼住她的脖子盈旃也覺得說不出話來,這本來是最正常不過的事,她為何覺得虧欠了他的:“就算我不吃也不一定會有孩子的,我們已經談過……我說過我不需要喝你的藥……”

“住口!”司馬霽從來沒有對女人這麼粗暴過,他一把將盈旃推倒在椅子上,縮回去的手緊緊地握成一個拳頭,青筋暴出。他曾認為盈旃不肯喝苦藥的唯一好處就是這件事,沒想到她早就另有打算。他大喝一聲:“睛兒雪兒,給她梳妝!”

盈旃用最迅速的步子離開他坐到梳台前,只覺得委屈,自己並沒有刻意向他隱瞞什麼,這是早就說過的事了。但是她心中的某一處悄悄地對她說,司馬霽想要他們的孩子?

初睛和初雪嚇得手腳發軟,她們從沒見王爺發這麼大的脾氣。王爺對這位王妃的重視已經超過了對任何人,王妃居然不想要王爺的孩子,也難怪平素喜怒不形於色的王爺要大發雷霆之怒了。她們手忙腳亂地打開大衣櫃,在層層疊疊的衣服下找尋三大盒首飾。司馬霽一眼看去,滿櫃子是嶄新的衣服,很明顯是自送來起連動都沒有動過。初睛初雪找到了首飾盒,捧到盈旃眼前去給她過目,盈旃從來沒看過這些首飾,送來時盒子上就有的封條原封未動。初雪捧著盒子,初睛微微發抖的手拆去封條,拿出一件件珠光寶氣令人眼花繚亂的首飾給盈旃看,司馬霽眸子裏陰鷙的寒光更沈,看一眼也知道她從來沒見過這些首飾,盈旃看這些東西的表情就像是看著一大碗非喝不可的苦藥,她居然絲毫不稀罕這些稀世的珠寶。盈旃心中想的是如果這些沈甸甸的東西全裝配到她的頭上和身上,她的穿戴會比得上冰球運動員。

盈旃默不作聲地憑初睛初雪給她梳頭,一件件往她頭上紮各式各樣沈重的珠寶,她的頭很快就像是戴了一頂頭盔一樣沈重。當初睛把一只珠花紮進她的頭皮時,她忍不住“嗷”的一聲痛叫跳了起來,回身望著坐在椅子上陰沈著臉看著她司馬霽:“能不能少戴一點?”
“你想今晚讓人看齊昌王府的寒磣嗎?給她按品大妝。”司馬霽的語調讓人頓時覺得一股寒風掃過房間,盈旃不敢再說什麼,千辛萬苦就是為了這個場面,她怎麼樣也要克服一下。好不容易做好了發型,她拒絕了初睛遞上的散粉,她自己的化妝包一向是隨身攜帶的,她打開一系列的化妝品,為自己畫了一個晚宴妝。她回過身面對司馬霽,雖然知道他還在生氣,她還是想讓他看看,化了妝她也可以有一點點美麗。

司馬霽呆了一下,盈旃平時不太化妝,總是清麗可人地出現在他面前,他想不到化完妝之後她會豔光四射,銀灰色的眼影在她眼上閃爍,微微泛紅的臉蛋有水晶般的質感,酒紅色的嘴唇鮮豔欲滴,叫他禁不住想起他品嘗過它們如花瓣般的柔軟細致。該死的!她就是這樣回報他對她的迷戀?對他送來的衣物首飾不屑一顧,也不要他的孩子!突如其來的憤怒占據了他,冷冷地看著她,他正要開口,門外傳來一聲清脆的笑聲:“盈旃姐姐,我來看你了。”

盈旃從來沒有這麼歡迎孟元薇的來訪,她實在不願面對司馬霽的冷峻,這是她的自信和語言不能擊破的,他怎麼總是表現得像她的老板,板起臉的時候讓她倍感壓力。

孟元薇不需人招呼,自己已經走了進來,她先給司馬霽行了個禮,聲調中有一點驚訝:“王爺早,我哥哥已經去書房見您了,我以為……”司馬霽瞟了她一眼就凍住了她下面的話,他的一個眼神就有冰封千裏的力量。

但是孟元薇是不會沒話說的:“盈旃姐姐!你今天真漂亮呀!”

盈旃勉強地笑了一笑:“謝謝,孟小姐。”

用膝蓋也能看出盈旃和司馬霽之間的氣氛冰凍三尺,孟元薇仍然快樂地說:“盈旃姐姐,聽說你被強盜綁架,幸好你平安回來了。”

孟元薇是來傳達少有的好意嗎?盈旃客氣地答道:“是的……還好。”

司馬霽還沒有要走的樣子,孟元薇轉向了他:“聽說這一次是王爺親自去把盈旃姐姐救出來的?王爺真是英雄。”她臉上是真正崇拜的表情,就像她每次看到司馬霽時一樣。

司馬霽完全沒有想回答她的意思,孟元薇卻似毫不在意:“姐姐的運氣真好,我聽說被強盜擄去的女人,都很慘呢。”

“是嗎?”

“真的,我聽說驚雷那夥人奸淫擄掠無惡不作,女人落入他的手中,還會有什麼好下場的?幸而姐姐身邊有王爺這樣的大英雄。”

這已經越來越不像是祝賀的話,盈旃沈默不語,司馬霽只怕早已想到這個指控。

孟元薇卻好像自言自語地說道:“像普通的女人,遇上失節這種大事,只好自盡以保清白了。”

司馬霽站起身來:“雪兒,我的蟠龍玉佩落在這裏了,找出來給我。”初雪急忙到盈旃床邊找到玉佩,跪下來給司馬霽帶在腰帶上。司馬霽一眼不看盈旃和孟元薇,轉身就走。他一消失在庭院中,孟元薇也要告辭了,她的目的已經達到,難道留下等著盈旃修理她。

盈旃冷冷地說道:“孟小姐,有一件事請你注意,我是獨生女兒,沒有兄弟姐妹,以後請你稱呼我司徒小姐。這樣比較適合你的崇高氣節。”

孟元薇應了一聲,她出門前沒有錯過初雪氣憤的話:“背後損人的才真是齷鹺,她也配講清白。”

孟元兆確實已經在書房等待了,司馬霽大步跨進書房,孟元兆與司馬行司馬立給司馬霽行禮。

“孟大人不必多禮,請坐吧。”司馬霽一揮手:“退。”

司馬行司馬立馬上離開書房,輕輕地關上門。

“孟大人此行雁門關可順利?”司馬霽的口氣似有諷刺之意,眼底的一抹寒光更是讓人發怵。

“是的,多謝王爺關心。”孟元兆有些遲疑。

“孟大人這次辛苦了,千裏迢迢替聖上送禮到齊昌,不知孟大人想要怎麼回京複旨啊?奏折可曾寫好?”司馬霽單刀直入,他心情太差,不願與孟元兆多說廢話。

“王爺,回京複命本是下官……”孟元兆想理直氣壯地說這是他職責所在的事,不用司馬霽操心,可是望見司馬霽那雙深不可測的眼睛,他的聲音和氣勢不知不覺就消失了。

“是嗎?”司馬霽冷笑著從書桌上拿下一疊文書丟給孟元兆:“你看看這個,也許能給你的奏折添點內容。”

孟元兆站了起來,他一邊看,手禁不住開始發抖。

司馬霽用令人不寒而慄的語調說:“這就是你多日在城內打探的我和古丹國的王子還有那個遠方來的傳教士合作的陰謀。你妹妹在我府中到處賣弄她的笑容,不就是想知道我的未婚妻在這個陰謀中扮演什麼角色嗎?你們是不是想知道這三個國家的人在一起做什麼?為什麼沒有別人知道?”

孟元兆額頭上的冷汗涔涔而下:“王爺,下官……”

“陳泛雄被抄家,他恰巧跟這事有關,是不是讓你確信這是個大陰謀?我倒想知道是讓你信以為真的,你的妹妹?你居然會相信她的話?”司馬霽逼視孟元兆,那神情就像金殿上一言定人生死的君王。

“是……海碧公主……”孟元兆不敢不說實話。

司馬霽顯得若有所思:“美人的話不好懷疑是不是?我不想讓旁人知道這個在齊昌釀制葡萄酒的計劃,因為這個計劃從頭到尾是我的未婚妻策劃的。”他斜了孟元兆一眼,薄薄的嘴唇彎成一個殘酷的微笑:“但是海碧會叫你扮成算命先生到齊昌各處去查看我的軍情?我倒不知道雁門關就在我家門口了。龍天運不止是派你來給我送禮,”司馬霽毫不避諱地直呼當今天子的名字,“只怕還要你順便看看能不能替我網羅幾條罪名吧?”

“下官不敢……”孟元兆的心跳得連話都快講不出來了。

“我倒是可以給你看看我寫的奏折的內容,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範原(齊昌的一個地區)被我的士兵抓住的事,以為他們是因為幾句算命的胡謅而放了你?那裏離雁門關足有六百裏!你這個做欽差的擅離職守,還在本王的防區招搖撞騙,我好心招待你們住進王府,你那個漂亮的妹妹卻散布流言敗壞我未婚妻的名聲,以為我不知她打的什麼主意?這筆帳我該怎麼跟你算?”司馬霽輕蔑地笑著:“你這個新科狀元擔得起這些罪嗎?也許下一任欽差大人能給我羅織一個誣陷前任欽差大臣的罪名,你怎麼說?”

“這實在是個誤會,王爺。”孟元兆抬起發白的臉,他根本不該聽孟元薇說他們在策劃陰謀,又相信海碧的的話。借查探雁門關之名測齊昌軍隊虛實是皇帝的意思,但是被司馬霽抓個正著,朝廷也保不了他了。他看著司馬霽在他面前負手而立,臉上是掌控一切的神情,只覺得兩腿發軟。他現在明白了為何在金鑾殿上皇帝要是對哪個臣子動怒,只需看那人一眼,那人的表情就如同刀已架上頸項。他在朝資曆尚淺,只見識過其他大臣的狼狽模樣,他不夠資格讓皇帝動怒。

司馬霽回到書桌邊,背對著孟元兆,他的聲音穩定下來,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元兆,你看我的齊昌王府如何?”

“瓊樓玉宇,富麗堂皇,比大內皇宮不逞多讓。”孟元兆恨不得把所有的形容詞都用上。

“你看齊昌城如何?”

“繁榮富庶,人人安居樂業。”孟元兆說的是實話,這是他親眼所見。

“那麼我齊昌的軍隊呢?既然你都看過了。”

“兵精糧足,人強馬壯。”

“你知道齊昌有多少軍隊?”

孟元兆停了一停,他不敢說他不知道:“三萬精兵,抵得上尋常十萬人馬。”

“陳觀宗大將軍駐守邊關的大軍就有二十萬,你覺得我打得過他嗎?”

孟元兆決定還是說實話,只是不知答得不令齊昌王爺滿意會不會掉腦袋:“不能。”

“你想像一下處在我的位置,給你自己一個謀反的理由。”司馬霽轉過身來,臉上是傲慢的微笑。

孟元兆說不出話來,他突然明白司霽的意思。

“我只想平安地保有齊昌。”司馬霽認真地看著孟元兆,仿佛是在講述一個最淺顯的道理:“你明白嗎?”

孟元兆急忙點頭,他已經了解,眼前的這個齊昌王爺有治天下的力,但沒有霸天下的心,他也明白了為什麼齊昌王爺毫不懼怕朝中的明爭暗鬥,這不需要什麼陰謀詭計,是司馬霽一手創造的時勢令他有這樣的自信和把握。

“你現在知道回朝後該說什麼了?”司馬霽換上了親切的笑容,他拍拍孟元兆的肩膀,像是一個原諒了臣子錯誤的帝王。

孟元兆拼命點頭,司馬霽卻不以為然地搖搖頭:“為什麼每個欽差來都需要我重複一遍。”

海碧的侍女匆匆來報:“公主殿下,齊昌王爺到。”

海碧從繡榻上坐起:“快請。”緊蹙的蛾眉頓時換上了動人的笑容,她款款走向進門來的司馬霽:“王爺,多麼愉快的意外,今天可是您的壽誕呢。”

這間漱錦閣已經被海碧裝飾成了一個土爾其皇宮,沈重的暗紅色地毯帶著複雜精細的圖案延伸到角落,金色的簾子重重疊疊,隨著海碧侍女們的來去搖晃,空氣中彌散著濃重的香氣。而海碧,穿著綴滿珍珠的半透明阿拉伯燈籠褲和露出雪白腰肢的半身上衣,一輪鑽石鑲就的新月在她胸前閃閃發光。

“對你來說是個意外嗎?海碧?我懷疑。”司馬霽似笑非笑地答道。

海碧最不能確定的就是司馬霽這副讓人琢磨不定的神色,但是今天她手中有牌:“王爺果然知海碧的心意,這一次,總該是帶好消息來了?”

“你確定嗎?”司馬霽的面上仍是叫人瞧不出一絲好惡的表情。

“王爺難道不該謝謝海碧?”海碧纖腰款擺,落坐在司馬霽邊上。她是公主,當然要自重身份,只是姿勢擺得再明顯不過。她對自己太有自信,只要是男人,見了她的風姿沒有不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以司馬霽的冷漠,不也一次次在未婚妻眼皮底下回來找她?她剛剛收到來自於闐的信函,於闐國與龜茲國的軍隊已在雪山腳下對峙半月有余,消耗極大;而雅蘭公主業已起程赴京城,龜茲眼看就有金壁王朝的支持,她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她非得抓住司馬霽不可。

“哦?我該謝你什麼?說來聽聽?”司馬霽眼中居然現出一絲興趣的光芒。

“我讓您有借口不費吹灰之力打發那個麻煩的欽差大人,與朝廷的良好關系值不值一千萬?”

司馬霽仰頭哈哈大笑,他突然覺得海碧濃黑眼線下的美麗大眼睛凶氣逼人:“海碧,你打得好如意算盤。讓孟元兆相信齊昌和古丹在聯手制造陰謀,你是怎麼做到的?用你一向的楚楚動人?如果孟元兆查出了什麼,你可以將我一軍,或者向我許諾讓孟元兆乖乖聽話;如果孟元兆反而被我制住了,你可以說這是你引他上!的功勞?”

海碧的臉色在瞬間變得僵硬,她的手握成了拳頭,長長的塗著豆蔻的指甲嵌進肉中:“我早就知道這件事對王爺無害,只會於王爺有利。”

“是嗎?”司馬霽看海碧那一眼令海碧都禁不住心驚膽寒:“花二十萬兩黃金從驚雷那裏買我未婚妻的命對我也無害?你出手比我想像得闊綽多了。”

饒是海碧強作鎮定,身子也不由輕輕搖晃,她於闐國衰弱,不少窮人到驚雷手下當強盜,她派了耳目在其中,才探聽到盈旃被綁架的事。她本想趁機除掉那個不起眼的未婚妻,只要她下足功夫,不怕司馬霽不跌進她的溫柔陷井,即使不成,也能掩蓋得天衣無縫,卻不知司馬霽從何得知。塗著胭脂也不能掩飾她臉色發白,她很清楚司馬霽是怎樣對待冒犯他的人。

她怔怔地望著司馬霽,眼角忽然垂下淚來:“這件事我確實是昧著良心。可是……我忌妒她呀,這幾年來你還不知道我的心意?她為什麼是你指腹為婚的妻子,生得又如此可愛?”晶瑩的淚水從她眼中不斷滾落,她泣不成聲:“只要我一想到她就要成為你的妻子,一想到我就要失掉你……我就昏了頭了……”

司馬霽不耐煩地說:“好了海碧,你不是想解決和龜茲國的糾紛又怕金壁王朝給他們撐腰?”他憤怒地發現一個事實,只有盈旃的淚水對他有效!他只要想起她在沙漠中梨花帶雨的臉龐,胸中就柔腸百結。她就是用這種方法欺騙了他!他的眼神變得像大漠一樣深遠和無情。

海碧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你肯幫我?”

“我要是幫你就是公開與朝廷作對了,除非雅蘭公主得不到皇帝的寵愛,這可能嗎?”

海碧默不作聲,就算她也不敢否認雅蘭的美貌。

“於闐和龜茲就算不是為了爭水源,也算是世仇了,為什麼?”司馬霽仿佛是不經意地問道。

海碧厭惡地說:“龜茲舉國上下皆信仰佛教,真主早該把這群異教徒消滅。”

“你的真主在這個世界上可不止你一個仆人,海碧。”司馬霽一語雙關,“他們和你一樣想執行你的真主的旨意。”

海碧考慮著:“可是古丹……”她不想挑明古丹剛曆內亂,國力不夠強到可以大張旗鼓地幫她,何況麥德……

“遙遠的高原那邊的金翅雀王朝已經有要打敗波斯帝國的跡象,他們似乎對擴張穆斯林帝國有著強烈的欲望,你的真主有一位強有力的仆人。”司馬霽沒有起伏的聲調似乎在講述書中的故事。

海碧省了過來:“於闐和金翅雀王朝並沒有直接聯系,古丹國的太子娶了金翅雀王朝的公主,我也只要金翅雀王朝像金壁王朝那個拿出個樣子來就夠了。你意思說我應該去找麥德?”她的眼珠轉了幾轉,又拋起了媚眼,“王爺,這個忙你可一定要幫我了。”麥德最迷戀她的時候她周旋在他與司馬霽之間,那個內亂初平的小國王子哪及得上權傾一方的齊昌王爺。麥德自然不是傻瓜,發現她的小把戲後看她的眼神令她極不舒服。

“海碧,你還有膽子向我開口?”司馬霽的口氣又轉冷冽,“今晚你幫我做件事,就算是我幫你了........."…”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回音 Chapter 26 Fri Apr 13, 2007 12:38 am
Author Message
Special Offers!
配角
配角

Joined: 08 Feb 2007
Posts: 118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Medical Info Blog





n%Fm;>n&3 www.ccc90.c0m 澶╂捣?ゃ?般??涓?椹??查?? JUFD-332 二穴中出し!黒人デカマラ爆尻FUCK 藤木静子 干嫩b妹一搜图片 
ite pan.baidu.comtvlY`esu 日本无毛屄 村上里沙被干 中年熟妇图片 亚洲色图 
?撮?佃?? sex.tontonme.com 上海金融学院09届毕业生张丽涵与同学3P肌肤超白[07:13] 幼女.援.交图片 村上里沙torret 
濂冲??璀﹂???跨?藉? 桃缶工场 桃山jiro 嫂子的诱惑 美乳ポ?ルダンサ? 欧美成人性交图片 
苍井怜のREAL SEX HISTORY 林欣逸 紫彩乃大战黑人 ?т??惧?ф?╀?濂抽?蹭? 妇女馒头逼 
极品美模绝好身材圆润美乳真想干死她种子 胶衣女犬故事的拍摄方式 ??澶存?芥??缇?濂冲?b 绉????哄? 千金小姐被董事长威胁以拯救父亲公司名义爽干! 
豊満巨尻看护妇さん 潜入搜查官丽娜&凉子 西野翔ED3K 绮?瀚╅?澶撮?奸?煎?剧?? 快播 插逼 
SOE-441 肏美女无毛白虎馒头小嫩屄 nNQ5wK257MtbdP3Z88nupwmvpvoPH4YeOuiM9arZ6Qax4nqDeeaZ F8iP/BmcYC6jTVdaXR/haWONDLKcRbfFQ== ????濮???qovd nuxinshengzhiqi 
日韩女人全捰体照 Av ?充涵濞?瑁镐??剧?? 瑗挎?宸ㄤ钩濡 国模~吴韵薇 
极品馒头逼 wwww.sex8.cc 40cm榛?浜哄法??共娌?? 強奸女孩图 妗??ㄨ?卞揩?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This forum is locked: you cannot post, reply to, or edit topics.     This topic is locked: you cannot edit posts or make replies. Page 1 of 1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Back to top
Related Links:

回音 Chapter 26 回音 Chapter 26 回音 Chapter 26 回音 Chapter 26 回音 Chapter 26 回音 Chapter 26 回音 Chapter 26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