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opia Forum Index
Bay Area Forum for Asians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Advanced Search traditional simplified
star FAQ Search Memberlist Usergroups Register Log in star
青鳥   聖域回音 (全)   回音(全)   洛克人小說   寵物貼圖   Bay Area Happenings   素菜食譜   Free Medical Info   Random things   每日一女   牆紙桌布下載   流行音樂  
家常食譜   簡易微波爐食譜   小電影   免費軟硬電腦教學   IBM Content Manager  
Username:    Password:    Log me on automatically each visit   
                                                      
Nutopia Forum Index
Nutopia Forum Index 回音(全) 回音 Chapter 25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This forum is locked: you cannot post, reply to, or edit topics.     This topic is locked: you cannot edit posts or make replies. Page 1 of 1
回音 Chapter 25 Sat Apr 07, 2007 12:26 am
Author Message
美麗陌生人
配角
配角

Joined: 08 Feb 2007
Posts: 118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回音 Chapter 25

Bookmark and Share
URL
Embed
Link
BBCode


回音 Chapter 25


第二十五章

司馬霽的馬停在齊昌王府的偏門,他小心地把盈旃抱下馬,他低頭看著盈旃的受傷的手,“一會兒我給你換藥。”他輕輕拿起她的手,“不許你再傷害自己,聽見沒有?”

盈旃並不知道他在這三天之中只休息過幾個時辰,但是她不會弄錯他臉上的倦容,他為自己冒了生命危險,她點點頭:“我們進去吧,你需要休息。”自然而然地牽起司馬霽的手,走進門去。

她柔軟的手仿佛觸能碰到司馬霽心裏,一種異樣的溫馨感覺從他心中升起,盈旃第一次把自己的手放心地交到他的手裏──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是他的未婚妻,他未來的妻子,為什麼是這個傲慢而任性的女人?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再也不會放開她的手。

守在偏門的仆人早已搶進去報告,盈旃和司馬霽還沒走幾步,易管家和司馬立,還有另一個盈旃沒有見過的青年匆匆走過回廊來迎接他們:“恭喜王爺和司徒小姐平安回來。”

司馬霽握住盈旃想要松開的手放到身後,他平和而不失威嚴地問道:“城中沒事吧?”

司馬立立刻回答:“屬下有事稟報。”

那個盈旃不認識的青年也抱拳道:“王爺……”

司馬霽截口道:“雲司,快馬通知雲勁撤回去古騰綠洲的金子,已經用不著了。你們有事等會兒到紫樨殿稟報。”他拉著盈旃就走。

直到不見了那三人的蹤跡,盈旃才想起再次松開司馬霽的手,但是他不放!

“你放手,我回玲瓏閣是往這這走。”盈旃很奇怪,紫樨殿是司馬霽下榻的地方,他要在那裏見他的手下當然是方便休息,拉著她做什麼。

“不許回玲瓏閣。”司馬霽理所當然說道:“你跟我回紫樨殿,我要你和我在一起。”

“可是你有公事……”

“你在後面等我,或是先沐浴。”他忽然低下頭在盈旃臉上一啄:“我跟他們說完話就去找你。”

一進紫樨殿的門,黑夜就興高采烈地撲了過來。

“黑夜!”盈旃欣喜地喊道,但是她被司馬霽拉住了,“我說過什麼?”司馬霽的話從來不說第二遍。

“霽……”盈旃懇求地看著他,司馬霽惱火地發現自己的心立刻就軟了。

“過一陣子再說,你現在有傷。”他揮手讓黑夜出去。

司馬霽把盈旃領進內室,她已經來過一次他的臥房了。司馬霽對回頭門外說道:“來人,准備水給王妃沐浴。”她坐在椅子上看他從書架上拿下一個白玉的小盒子和一卷紗布,還有棉花到她面前,輕輕地解開包紮在盈旃手腕上的紗布。

“已經收口了?”他疑惑地說,“是驚雷給你的藥?”

“嗯。”盈旃不敢說出這個傷口一定會留疤跡。“你沒見他給麥德的藥?麥德的臉恢複得很快。”

“但是這幾天你給我乖乖呆著,不許再動到傷口。”司馬霽又恢複了一貫的命令口吻。盈旃決定省一口氣,不再反駁他。

司馬霽很快給盈旃塗上深綠色的藥膏,盈旃疼得吸了一口氣,司馬霽皺起眉頭:“以後不許再犯這樣的傻,別以為每次都有好運氣。”

盈旃輕輕地說:“我不是有好運氣,我是有你。”

剛剛包紮好盈利旃手上紗布的司馬霽一下子站了起來走到門邊,試圖平息因她這句話在心中湧動的波濤。為什麼她說的話,不論是唇槍舌劍還是蜜語甜言都能夠以他意想不到的效果影響到他?這太危險了,即使是他的妻子,也不可以有能力影響到他的情緒,他不允許任何人這做。他淡淡地說:“先沐浴吧。”便走了出去。

盈旃很奇怪,他又怎麼了?她只好一邊對自己說他有急事,一邊去沐浴。她這一趟沐浴花了很長時間,又花了很長時間穿宮裝,她只有在心裏悼念她自己的衣裳。等她好不容易從屏風後轉出來,竟然發現司馬霽已經回來,並且和衣在床上睡著了!他是那麼疲倦。現在呢?她無可奈何地對自己笑笑,輕輕地從床裏側拿來薄被給他蓋上。她不需要呆在這裏了,他醒來後會去找她的。

盈旃料錯了,司馬霽並沒有來找她。她幾乎不知道自己如何捱過時間,司馬霽這三個字每分每秒啃齧著她的心,男人一旦得到女人的愛就會這樣嗎?她不能讓初睛初雪看出她的不適,她們告訴她王爺忙得很,因為過幾日就是王爺的生日,皇帝差欽差大人送的賀禮已經到了齊昌,今年為王爺慶生會比元宵佳節還要熱鬧,王爺哪裏會有空呢。

是啊,他很忙,他很忙,但是這個借口並不能減少她對他的想念。因為他很忙,她也不能給自己找借口去找他,在他辦正事(或是不想讓她知道的事)的時候變成一個油瓶拖住他,會被他怒死的。但是她再也受不了自己的腦子裏除了他就沒有別的念頭,胡思亂想著他們之間關系的種種猜測,她沒辦法停止,只好設法讓自己分心。她去見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

“神父,我要懺悔。”

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的中文有了顯著的進步,他在城外的房子雖然是臨時的,但是真正有了小教堂的樣子。他有些吃驚地望著盈旃,與他第一次見到的那個充滿活力的天使相比,她的蒼白削瘦讓他動容,只有她的眼睛裏流露的,仍然是從前一樣的自信和堅定。她想要說什麼?他不會猜錯的,難道她不是那位齊昌王爺的未婚妻嗎?教堂不是一個最好的討論流言的場所嗎?他領著盈旃來到一間小小的房間。

“坐下,安琪,你上次懺悔是什麼時候?”

“五百年後。”

“安琪!你是在對神說話!”

“神父,我說的全是實話!”盈旃終於把她的一切和盤托出,她是怎樣莫名其妙地來到這個世界,不情願地成為司馬霽的未婚妻,現在她找到了回去的路。她一口氣把這一切都說完,只是沒有提到她對司馬霽的愛,當她停下她的故事時,她忽然覺得她需要的不是懺悔,而是心理醫生。

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沈默許久。

“神父,您不相信我嗎?”

“是的,我相信,上帝是萬能的。”但是除了平鋪直敘的事實之外,安琪還有她不願提起的東西,憑自己的經驗,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清楚地知道那是什麼。

“安琪,你想家嗎?”

“是的,我想回家。”幾日間對司馬霽的思念和苦悶又一次反過來加深了盈旃對未來的懷念,“我不屬於這裏,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沒有人會相信我想念我自己的公寓,想念我的電器,想念周末和女友去逛街,想念通宵跳Disc,甚至想念麥當勞的垃圾食品!那裏有我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事業,自己的財產!在這裏,我一無所有!”

“可是你有齊昌王爺。”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也聽說了他們的婚事過幾天就會當眾宣布。

“不,我從來沒有擁有過他,也不可能擁有。他稀罕什麼女人嗎?海碧,也許吧。”盈旃苦澀地說道,不由自主地想起海碧驚人的美貌,誰也會覺得他們才是一對,這幾天他又在海碧那裏了吧。

“安琪,愛上了自己不能擁有的人要當心。”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有著切膚之痛,他語調中深深的痛楚令盈旃警覺地注視他:“神父,出了什麼事?”

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的聲音顫抖了:“我接到了來自法國的消息,盡管是八個月以前的。安娜難產死了,我哥哥有了一個男性繼承人。”

盈旃不知道是該安慰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失去愛人的悲痛還是該恭喜他有了一個兒子,這就解釋了她認識的夏裏葉.德.布裏埃爾與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之間的相像。

“但是您的哥哥不會懷疑這不是他的兒子嗎?”盈旃脫口而出。

“您說什麼?”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一下子盯住盈旃。

“您不明白那是您的兒子?”盈旃只好向他解釋她在五百年之後見到了他的直系後代。

“我的兒子?”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不敢相信地自言自語,他望著盈旃說:“他會是安全的,因為他母親的財產由他繼承,我哥哥只能做為他的監護人,他會比任何人都更重視我兒子的性命。”

盈旃花了一個晚上在她的電腦上玩紅心大戰,從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那裏回來之後她的心情稍稍平靜,有時候你只是需要找人傾訴,不一定要求人解決問題。電腦上的時間顯示是22:35,還是少花點時間在電腦前發呆吧。她走出玲瓏閣的門來到庭中,沒有人工的霓虹爭輝,月光清朗得可愛,盈旃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仿佛這月光也有寒意似的。她隨便在一塊石頭上坐下,月色清輝照在她的手上,紅色的傷疤清晰可見。如果她回到五百年後,這個疤痕是不是也會伴她回到未來?那個用一根線就能接通全世界的地方。

她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問她:“夜深人靜一個人在做什麼?在想我嗎?”

司馬霽!她不假思索地站起來,在臉上裝出一個輕松的笑容:“想你?我是想扮倩女幽魂。”

她似乎沒有他也活得十分快活,司馬霽懷疑她是不是真的愛他,據他的經驗,陷入愛河的女人一日不見她愛的人都活不下去的,而她看見他還不如看見麥德來得高興(他不想跟黑夜比)。他已經放棄了停止想她的努力,她會成為他的妻子不是嗎,無論如何,只要他不讓她幹涉他的事就行了,到目前為止,盈旃也從沒表現出有這種興趣。

他想擁她入懷,被她冷淡推開:“司馬霽,你習慣了玩這種遊戲是不是?消失得無影無蹤,想到了就來看我一眼。對不起,我不奉陪。”她想走回房中,卻被司馬霽拉回到胸前,他輕輕地笑道:“還說你沒有想我?沒有想我你氣什麼?”

盈旃頓時語塞,在司馬霽面前想要撒謊是不可能的,他的洞察力驚人。

司馬霽溫和地說:“這幾天事忙,沒空來看你。可是,你若是想我,為什麼不說?”他要過的女人恃寵生驕,不顧仆人的阻攔在他辦公時去找他,這種事雖少,但也是有的。而盈旃明明是想他,卻甚至沒有設法引起他的注意。她以前兩次去找他,都是安靜地等在門外。

“沒人問我呀。”搪塞的話,盈旃就這一句。

司馬霽“呼”的一聲笑出來:“後天我生日過後,你就是我正式的未婚妻了,以後你什麼時候想見我,誰也不能阻攔你。只等皇上頒布聖旨,我們就成親,你說你要奉旨(子)成婚,現在如願了。”

“我沒說過要奉旨成婚,誰要嫁給你。”盈旃心亂如麻,只要他靠近身邊,她就會亂了方寸,他真想娶她?那麼她是留下來嫁給他,還是回到現代?

司馬霽摟著她回玲瓏閣:“你已是我的人,不嫁給我嫁給誰?好啦,是我的內人──”他知道盈旃不喜歡被說成是他的,雖然這是事實。他低聲說道:“我幾日沒來看你,你要我如何補償你?”

“離我遠點。”盈旃又想推開他。

“別想了,這輩子你也別想離開我。”司馬霽毫不在意地把她摟得更緊。

這輩子?那麼五百年後的那一輩子呢?“你把升鳳璧給我好不好?”

“本來就是你的,但是潛龍佩和升鳳璧在訂婚那天要展示給大家看,以後就由你來保管了。”他們已經走到門內,“你搬到紫樨殿去住吧。”

“不去。”

“你要是不去,只好我天天來了。”他說得輕松隨意。

強盜,無賴,虐待狂,盈旃在心中罵過一遍,可是她愛他,這是她否認不了的事實,對他的愛真真切切地在她體內流動,她該怎麼辦?閉上眼睛,再過兩天就是司馬霽的生日,她要扮演一個王妃(多麼奇特的經曆),她可以到那時再做決定,現在不要去想她是否要為他放棄她擁有的一切和值不值得,她只知道有司馬霽在她身邊她有多麼快樂,在他懷中的感覺好得……好得讓人不敢相信。

第二天盈旃排練隔天在司馬霽的生日宴會上的禮儀,她被教導她禮儀的吳麼麼整治。聽說這位吳麼麼以前跟著過世的王妃,現在負責教導王府內的宮女們,她是不是厲害,看初睛和初雪的臉色就知道了。她對盈旃一點也不滿意,從盈旃說話的方式到走路的姿態。盈旃很有耐心地聽她說著各種繁瑣的宮庭禮儀,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對初睛初雪翻著白眼,可是她們倆的表情還是像吃了蟑螂一樣難受。

吃過中飯,麥德和司馬霽的到來不能更受歡迎了,盈旃可以暫時擺脫那個滿口禮儀的女人。

“盈旃,你聽說大雲寺的大殿倒塌了嗎?淨凡大師不幸西去了。”麥德說道。

“啊?不是宗教仇殺吧?”麥德也會關心這種事?

司馬霽接口道:“派人查過了,是大殿的建築有問題,他們偷工減料,竟敢用腐爛的木料做大梁!”

盈旃詢問地看著他,司馬霽從來不與她說這類的事,有什麼下文嗎?

“大雲寺的建築是由陳泛雄建的,盈旃你曾說過他不是好人。”麥德輕松地說道。

盈旃頓時坐直身子:“他不是正在……”

沒錯,恐怕我們的計劃要延遲了。”麥德還是滿不在乎的樣子。

“可是……”

“陳泛雄正被移送官辦,坐牢抄家是免不了的。”司馬霽說起這種話來平靜得讓人害怕,

“盈旃,你怎麼知道陳泛雄不是好人?”

“他是宜蕙的父親。”盈旃說這話的時候四下張望,希望宜蕙沒聽到這件事。

他們三人陷入沈默,但是盈旃有司馬霽在身邊就很快活:“麥德,幫我個忙!”她跑去拿出她的數字相機,“幫我們拍張照片。”她教導麥德怎麼樣使用相機,然後跑到司馬霽身邊摟住他的腰,司馬霽迷惑而又高興地摟著她,“好!笑一笑!麥德,按!”

她跑過去看顯示出的圖像,棒極了!“麥德,你有攝影天賦!”麥德居然臉紅,用奇怪的眼神看著盈旃。

盈旃把相機接上電腦,司馬霽和麥德驚得目瞪口呆,他們看到一會兒功夫,電腦上就出現了盈旃和司馬霽的合影。

“怎麼做到的?”他們同時問。

“我也不知道,我只會用。”盈旃聳聳肩,“你看……”

電腦上出現了司馬霽威風八面地騎在馬上的圖像:“這是第一次見面我替你拍的,我要把它存起來。”她找出一個磁盤,存起這些珍貴的圖片。

司馬霽心中的疑團越來越大,她究竟是什麼人,總是有這樣古古怪怪的東西。他不願意多問,盈旃的古怪比不上她的善良,他總覺得得到了問題的答案,她就不再屬於他了。

吳麼麼又來了,盈旃裝作嚴肅地說對司馬霽說:“為了給你掙足面子,我只好失陪了。”他們二人笑著離開。

下午到晚上,盈旃在吳麼麼的帶領下去熟悉第二天的整個“走秀”(她不知道還有哪個形容詞更恰當)過程,吳麼麼還要不厭其煩地把司馬霽第二天的行動也交待一遍。司馬霽不在眼前,盈旃不好意思開溜,免得吳麼麼抱怨她擺架子。她很晚才回到玲瓏閣,只想趕快睡覺,明天還不知得受多少罪。

她換好衣服走到床前,竟然發現司馬霽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

“噢!”她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你要睡在這裏,難道叫我去紫樨殿睡覺?”她搖搖頭站到床上的腳踏上,輕輕地俯過身,越過司馬霽的身體想拿被子給他蓋上。她還沒夠到被子,整個人已經摔在床上,司馬霽一翻身就把她壓在身下──他根本就沒睡著。

“這麼晚才回來,老實交待上哪兒去了?”司馬霽明知故問。

“找吳麼麼向你交待吧,她一定高興得要死,這一天她說的三句話中就有一句是關於你的。”

“你不會是連她的醋都吃吧?”司馬霽懶洋洋地說。

“哈!明天讓她做你的未婚妻吧,那就皆大歡喜。”……”盈旃反唇相擊,但是話沒說完司馬霽就堵住了她的嘴,吻得她心跳氣喘──這人怎麼這樣,每次說不過她就用這一招!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回音 Chapter 25 Sat Apr 07, 2007 12:26 am
Author Message
Special Offers!
配角
配角

Joined: 08 Feb 2007
Posts: 118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Medical Info Blog





www.sex8.cc@gamil.com 楠?濡瑰? 杜菁菁大胆艺术照 苍井空edk2 童巨乳 
韓妞在酒吧被下藥遭眾黑鬼迷奸 婕??绘??ユ???ュ???瀛???涓藉? 瀹??轰汉濡荤??濠峰??璧垫? www.kaa1803@sex8.cc 毛逼 
???辩?浜 qesd 娣卞??块??宸村+姣?濂崇???伴?诲骇??璧 幼奸 _韩妞在酒吧被下药遭众黑鬼迷奸轮暴痛不欲生快播 www.meimeibi 
夏树唯影音先锋 www.sexb.cc@gmail.com 激情乱伦故事:媳妇和公公的偷情 cna5 脚交影音先锋 大奶毛多护土图片 
http://sek8.cc 入江紗綾  宸ㄤ钩?颁腑? 缁??歌疆濂 璋?? xingjiaon 
亚洲白虎穴 生中出し 寮????蹭汉浣? 绝世极品白虎馒头逼 骞煎辜娣卞?? 
小幼 浜轰??插??rtys.us hhcmm 精射b里 榛?楦℃???藉? 
骞煎?濂?tys 娆х?涓?瀛?瑁ゆā? Graphis Gals 189 绫波セナ Sena Ayanami ‘Ocean 缇?濂崇?????舵?ф??瑁稿? ngEoGR2IQshIHjYAkSscjccCcHbQZ302OyfQgVBLPFFWJca7Bn6HUWca2HIaVlaGLVqZnIx9cHEJMfqKbs2JrA== 
kuaiboluenli 换妻比基尼美女 绾???灏?楠?娌 濠峰┓?х?浜???澶 嘻嘻成人网 
fuckbook?ゅ+ http;//www.sex.8cc private struck ??瑁 ?ヤ拱涔︾??濂冲???琚??浜?濯?? 珍幼阁品幼宫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This forum is locked: you cannot post, reply to, or edit topics.     This topic is locked: you cannot edit posts or make replies. Page 1 of 1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Back to top
Related Links:

回音 Chapter 25 回音 Chapter 25 回音 Chapter 25 回音 Chapter 25 回音 Chapter 25 回音 Chapter 25 回音 Chapter 25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