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opia Forum Index
Bay Area Forum for Asians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Advanced Search traditional simplified
star FAQ Search Memberlist Usergroups Register Log in star
青鳥   聖域回音 (全)   回音(全)   洛克人小說   寵物貼圖   Bay Area Happenings   素菜食譜   Free Medical Info   Random things   每日一女   牆紙桌布下載   流行音樂  
家常食譜   簡易微波爐食譜   小電影   免費軟硬電腦教學   IBM Content Manager  
Username:    Password:    Log me on automatically each visit   
                                                      
Nutopia Forum Index
Nutopia Forum Index 回音(全) 回音 Chapter 28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This forum is locked: you cannot post, reply to, or edit topics.     This topic is locked: you cannot edit posts or make replies. Page 1 of 1
回音 Chapter 28 Mon Apr 23, 2007 2:05 am
Author Message
美麗陌生人
配角
配角

Joined: 08 Feb 2007
Posts: 118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回音 Chapter 28

Bookmark and Share
URL
Embed
Link
BBCode


回音 Chapter 28


第二十八章

一個星期五的中午,盈旃收拾好東西離開辦公室,她告訴秘書米雪兒:“我與恒遠的財務經理吃工作午餐,下午在國貿海景開會就不回來了。周末愉快。”米雪兒笑問道:“你的周末打算怎麼過?”

盈旃已經走遠:“今晚在大劇院聽《費加羅的婚禮》。”

差二十分鍾三點的時候,米雪兒打資料正打得昏昏欲睡,一個陰影投在電腦屏幕上:“我要見司徒盈旃。”

“對不起,司徒小姐目前不在辦公室。”米雪兒立刻抖擻精神轉過頭來,這種命令的腔調,是哪個高級經理前來探班?她吃驚地看見一張完全不熟悉的英俊面孔,只是那威嚴的神情讓人不敢正視。

“她在哪裏?”

望見他那雙迫人的眼睛,米雪兒的話不由自主地溜了出來:“司徒小姐下午開會,不回辦公室,晚上她要去大劇院聽歌劇。”她連盈旃的非工作日程都報了出來,她想了想,加上一句:“您有沒有預約?”

“什麼?”

“約好了與司徒小姐見面呀,讓我看看……下周一,不行……下周二……下周二下午兩點三十分對您來說方便嗎?”米雪兒很想在這個英俊得像是從廣告畫上直接走下來的男人面前展示一下她的職業風範,他是哪家公司的老總?

“她住在哪裏?”那男人沒有理會米雪兒的話。

“呃……很抱歉,我不能告訴您,這是私人資料。”這個男生是比得上湯姆.克魯斯的英俊,她也不能拿她的職業來冒險。

那男人臉上瞬間閃過的失落表情竟然讓米雪兒於心不忍:“司徒小姐正在國貿海景開會,如果您急著想見到她,我可以給您那兒的地址。”她心中嘀咕著,如果盈旃和這位帥哥有什麼糾紛的話,可別把帳算到多管閑事的她的頭上。

他坐進出租車內,把寫有地址的紙條給司機看:“帶我去這個地方。”

司機看了一眼立刻說:“你知不知道怎麼走?我是不知道。”

“那你憑什麼吃這碗飯?”冷若冰霜的語氣,司機不由得看一眼他的乘客,那一眼讓司機決定了選擇最近的路線走。

到目的地時,那男人丟給司機一張百元大鈔,司機張口結舌地看著他轉身的背影,這是誠實的報酬?

這個地方讓他很不舒服,全天下的人都聚集在這塊彈丸之地上了嗎?她就生活在這個呼吸都能被別人聽到的地方?街道上許多人拿著小小的方盒子或自言自語或大喊大叫。男男女女的衣飾千奇百怪,頭發是所有能想像得出的顏色。遠處的一個建築工地上,鋼鐵吊架正把鋼筋吊上三十層的高樓,這個世界裏確實有著神奇的機械。他走上一棟外牆如藍寶石般閃閃發亮的高樓的台階,幾個走下台階的男人不乏妒忌的目光與他相接,其中一個穿的衣服幾乎與他的一模一樣,他很滿意自己憑感覺做出的第一選擇,他的衣著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走進大廳,他找到一個侍者模樣的人,給他看米雪兒寫給他的紙條,那人指著大廳另一頭的另一扇大門:“會議剛剛結束,他們正要走。”

他看到了她──那個他追過五百年要抓回自己身邊的女人──盈旃已經恢複成司馬霽第一次在遊行時見到她的狀態,輕盈而富有活力,她穿著咖啡色兩件套,下擺有縷空的小花邊,配著銀灰色的及膝裙,陽光正照在她的笑容上,化了淡妝的她似乎比他記憶中更加美麗。她正在門口與幾個男男女女女握手道別,她的神態與動作令他想起與她開過的兩次會議,有分寸的親切,劃清了禮貌的距離。不論是在這裏還是在齊昌,她都戴著這副驕傲的禮貌的面具,只有他觸碰到了她柔軟的內心。除了他用海碧侮辱她的最後一次,她從來不在人前與他爭執,他卻沒有意識到這是對他的尊重,他突然想起麥德的話:“既然你毫不在乎傷她的自尊……她不會原諒你……”他的那一掌打在了她自尊的彈簧之上,即使她還愛他,她的驕傲也可能阻止她回他懷抱,何況她決裂般地從他的世界中消失,他了解這個女人的倔強。但是她是他的,沒有什麼條件好講,他怎麼能忍受她在這個離奇的城市中,隨便地與別的男人接觸。他已經見識了這城市中的情侶可以在街道上如何放肆,想起盈旃負氣出走前說過的話,他的胃扭成一團。

一個半月以來盈旃第一次有這樣的好心情,這個會議之後,整個計劃就進入實施階段,她這次的工作讓她即使在公司總栽那樣嚴格的眼光下也可以昂首挺胸。晚上的歌劇會是犒賞自己的最好辦法,林曦凱說他買到了最好的座位。她正在跟幾位與會者做最後的寒暄,臉色忽然變得與腳下的大理石地面一樣蒼白。這個變化不能不引起旁人的注意:“司徒小姐怎麼了?”盈旃卻爽朗地笑出聲來:“高興的時候不能在太陽底下站太久,謝謝你們,再見。”她轉身逃也似地走下台階,不會是真的,一定是自己眼花了,有那麼一瞬間,她竟然看到一個她仿佛已經見了一輩子的身影,那個影子嚴絲合縫地嵌進了她心中的那個缺口,甩也甩不掉──不,那不可能是他,他不可能越過五百年出現她的世界裏,更不可能穿著標准的西服,雖然她毫不懷疑他穿著西服就會是那樣英挺,但是她沒勇氣再看那個方向一眼。她匆匆坐進一輛出租車,把頭轉向街道的另一邊,靜靜地等待熟悉的心痛流遍全身,回到家前還有很長一段路程,她有時間處理複發的傷口。

司馬霽追到馬路邊,只能眼看她乘的車消失在流動的車海中。另一輛車在他身邊停下,他站在的士站上,目光卻還在搜索盈旃的車,後面一個禮貌但不耐煩的聲音問道:“先生,請問你要不要乘這輛車?你擋住別人了。”一個打扮時髦的的美麗女人搶上一步拉開那輛車的車門坐了進去。司馬霽退後一步,這就是這個世界的女人,驕傲地抬著美麗得像鮮花一樣的頭顱,在社會的各個方面與男人平分秋色,他的盈旃是其中的一個。他想起她在齊昌奮力爭取的一切,她要求的是絕對的平等,即使在婚姻中。麥德曾告訴過他盈旃說這個世界裏是一夫一妻,這對他來說十分荒謬,一輩子只對著一個女人──但是誰能代替她?

在他以為盈旃被風暴卷走的時候,他發瘋般地踏過方圓幾百裏的每一寸地土去尋找她。現在他見到了她,卻又眼睜睜地看她消失在眼前,今天錯過之後他只能明天再次去她工作的地方找她,如果他那麼迫切地要得回她,他感覺自己忍受不了再等一夜(他並不知道周末雙休這回事,盈旃要在兩天之後才會出現在公司),她已經填滿了他的整顆心,哪個女人或是多少數量的女人能代替她?在他的心沈到底之前,他的目光掃到附近公共汽車站上巨大的燈箱廣告:“法國國家歌劇院傾情演出──《費加羅的婚禮》──上海大劇院”他忽然明白今晚在哪裏能夠找到她了。他攔下另一輛出租車,指著那個廣告牌:“帶我去那上面寫的地方。”

盈旃的心還沈浸在莫紮特的音樂當中,她與林曦凱走到劇院的門口:“下雨了?”她看著濕漉漉的地面。

“不,已經停了。”林曦凱望望天空,“天氣這麼好,我們走走吧。”

盈旃笑著點點頭,把露肩晚禮服的外的披肩拉上一點,她忽然看見林曦凱的臉上浮起不屑的表情。轉過頭,一對十七八歲的青年走過他們身過,穿著牛仔褲。

“一點不懂禮儀。”林曦凱皺著眉頭。

“能吸引到他們來就算不錯,現在的小孩有幾個對古典音樂真正有興趣,我自己都不過是裝小資。”盈旃寬容地笑,她了解林曦凱對格調的要求,否則她可以穿著套裝來聽歌劇的──這裏畢竟不是巴黎或紐約。

廣場邊的步道上行人不多,雨後的空氣清爽宜人,他們慢慢地走著,林曦凱眉飛色舞地說道:“我們今天坐的七排十一號和十二號,是大劇院音效最好的幾個座位之一,聲波從舞台上經過天花板和牆壁的折射傳到我們座位上的距離剛剛好,既不會像前排聽到的那樣尖銳,也不會像後排聽到那樣發悶。當我向售票小姐買票時,我堅持只要這兩個號碼,或九排的七號和八號,或十排的一號和二號。她看上去奇怪地不得了,我只好向她解釋由於這個劇院的設計,只有這幾個座位能欣賞到真正的音樂……”

盈旃已經聽到這個最佳音效理論四次了,她知道林曦凱在音樂鑒賞方面相當有品味,他家中的音響來自德國,收藏的CD在他的CD player中甚至能重現小提琴擦弦的聲音。他也可以向盈旃描述誰拉的《四季──春》聽上去溫暖──“像絲絨一樣”,誰拉的《波希米亞狂想》有表現力──“立體派繪畫的味道”。可是盈旃更願意把音樂當成音樂,他對音樂的喜愛附上了太多不屬於音樂的東西。她和藹地說:“有一年我在布魯克林聽了一個音樂季,數十場全是露天演奏的,我不記得聽過更好的音樂會了。”

“當然那是不一樣的效果了。”

“我以為聲音在大廳中折射傳播速度的差異只有儀器才能覺察得出來。”

“但是感覺──畢竟不一樣。”他答得有些勉強。

“當然不一樣。”盈旃笑了笑,她望著擺在不遠處的冷飲車,不經意地轉了話題:“我有點口渴。”為了不在中途去廁所,他們之前都沒有喝水。

“我過去買就好,你站在這裏等我。”林曦凱朝一個冷飲車走去。是的,感覺不一樣,不是對音樂的感覺不一樣,而是對人的感覺不一樣。盈旃不得不承認她對林曦凱沒有她對司馬霽的感覺,也許永遠也不會有,她愛上了過分優秀的男人,叫她從此之後如何降格以求?她看見林曦凱從那輛冷飲車走向遠處的另一輛冷飲車,他似乎是在第二輛車買了飲料,然後又折返頭一輛冷飲車,在那裏停了一停才向她走回來,臉上帶著不忿的神情。

“怎麼了?”盈旃接過他擰開蓋子的飲料。

“那輛車一定要說這種飲料賣三塊五,我告訴他只要三元,他說不可能,我就到另一輛去買了。”

“那你還回去幹嘛?”盈旃不解地問。

“讓他知道就是賣三塊的嘛,他還敢說我買不到!”

盈旃喝了口水,不再作聲。

他們在沈默中走了幾十步,林曦凱重新開始了音樂話題:“伯爵發現縮在沙發上的侍從的那一幕真精彩。”

“是的,那個侍從是女歌唱演員扮演的。”盈旃很記得那個喜劇性的場面。

“莫紮特寫的這個詠歎調只能由女歌手演唱,這個角色的性格偏女性化。莫紮特真是天才。”

“是上帝在人間的聲音。”盈旃把臉側向另一邊望向草地,她想起了在什麼時候她說過同樣的話,現在她理解了夏裏葉.德.布裏埃爾神父說到他失去的愛人時的痛苦心情,只希望林曦凱不會像她當時那樣聽出來。

他聽出來了:“怎麼?你不是在為莫紮特悲慘的命運難過吧?”

“是啊,我總是想他那麼早去世是因為上帝覺得他給人間的已經夠多了,就召他回去了。”盈旃掩飾地笑笑:“這樣想會舒服一點。”

林曦凱想知道她為什麼常常無緣無故地憂鬱,他看得出她費心的掩飾,在職場上她刻意淡化自己的性別特性,不允許有人用另一種眼光看待她,但是他看到了纖弱的女性本質一樣存在她心中,他就是被這一點吸引,想讓她的嫵媚為自己綻放,但是他不太有把握。他的手替她扶上滑下的披肩,順勢停在她肩上不再離去:“我送你回去,可以到你那裏坐坐嗎?”今晚是個好機會……

盈旃跨前一步離開了他的手:“一個朋友可能會打電話來,我托她從巴黎帶點東西。下次吧。”拒絕的話她說得再自然不過,但是她也不確定微笑是不是夠真誠。

林曦凱的手機救命般地在這時響起,盈旃一口氣走出十幾步遠,慶幸逃過了這個尷尬的場面。林曦凱追了上來:“盈旃對不起,臨時有急事,我不能送你回去了。”

“沒有關系,我自己叫車走。”盈旃連忙說:“我今晚過得非常愉快,這場歌劇精彩極了。”她伸出手來道別。

林曦凱有點猶豫:“盈旃,今晚的音樂會票價是680元,你介不介意……我下周起要到北歐出差,斯堪的那維亞半島,我會到哥本哈根,斯的各爾摩……”

“怎麼會,”盈旃打斷了他可能說出的其它首都,“這樣最好了。”他只說過:“盈旃,周末和我一起去聽歌劇吧”可沒說:“周末我請你聽歌劇吧。”她馬上拉開坤包取出錢來:“謝謝你買到了這麼好的座位,今晚的音樂令人印象深刻。”在這樣的夜色下算帳是不是有點煞風景,她心中卻如釋重負。

司馬霽望著她的背影踽踽獨行,黑色晚禮服剪裁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身,她回來以後拉直了曾經卷曲的頭發,流水般的秀發傾瀉在裸露的肩上,在燈光下發散發幽藍的光澤。如果盈旃不是立刻拒絕了林曦凱放在她肩上的手,司馬霽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撲過去殺了他。

盈旃徒勞地想把注意力集中在陳設新潮的商店櫥窗。即使是距離五百年,對司馬霽的想念仍占據著她大腦中的每一個細胞,她常常在暗夜中驚醒,渴念著他的懷抱,因為他輕輕的笑聲,回蕩在她耳畔。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在齊昌與他一起渡過的幾個夜晚就顛覆了她二十幾年的習慣。現在應該是海碧倚在他的胸前,美麗的紅唇說著熾熱的情話,她揮不去眼前他們相擁的畫面。司馬霽,海碧吻你的時候,你的感覺是不是像我吻你一樣?當她喊你名字的時候,是不是也像我一樣低聲喚你“霽……”?夜風將淚水送進她的眼中,她以為這裏是她歸屬之地,然而司馬霽三個字卻時時刻刻割裂著她的心,究竟在哪裏她才能得到平靜?

她茫然地走著,眼光漫無目的地掃過一個個臨街的櫥窗,她無意中看到一只巨大的Tedy熊,有她半個人高,淺棕色的卷毛,一雙烏黑的眼睛調皮地瞅著她,仿佛跟她熟稔地微笑。她心念一動跑了進去,對售票員說:“小姐,我想要一只櫥窗裏那樣的熊。”

這只玩具熊並不重,柔軟的卷毛貼在臉上有奇怪的溫馨感覺,她拿錢包取信用卡,身上的現金已經不夠。拔出信用卡的時候,一張照片跟了出來,被售票員拾起:“咦,好漂亮的古裝婚紗照,您的先生真英俊呢。”

盈旃的聲音哽在喉嚨中,這是她從齊昌帶回的唯一紀念──存在磁盤中的照片,被她鬼使神差地帶了回來,她舍不得刪掉,用激光彩噴打印出來,借口是想讓自己看他到麻木。

她簽好自己的名字,拿起信用卡,突然聽到“啪”的輕微聲響,她低頭一看,一個小小的孩子跌在她腳邊。“哎呀”她拿著錢包信用卡和收據蹲下身扶起那個看上去剛會走路不久的娃娃,小男孩並不難過,大眼睛滴溜溜地看著她,好象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狀況,他的媽媽趕了過來:“謝謝你。”

“不客氣,你的孩子?好可愛。”盈旃稱贊道,莫明其妙地想到她和司馬霽的孩子會是什麼樣子──哦!見鬼!她收起手中的東西,站起來拿起Tedy熊道聲謝就走。

售票員收拾起櫃台上的東西,發現盈旃忘記了那張照片,她剛要開口喚回盈旃走遠的背影,手中的照片已被人取去。她抬頭看時,完全呆住了,不敢相信這樣俊逸的男人會從照片中走下來。司馬霽收起那張照片,他倒要看看她還敢不承認是他的女人?

盈旃抱著Tedy熊慢慢走著,穿著晚禮服抱著一只巨大的玩具熊走在路上是頗引人注目的,她感覺雨絲又飄下來──就像司馬霽的吻一樣輕柔──她痛苦地閉上眼,“You are every thing, and every thing is you.” ──不,盈旃,你這個懦夫,司馬霽跟你在一起的時光屈指可數,是你自己選擇了離開,現在你就沒權利難過!她把眼淚咽了下去,只覺得胃裏一陣翻騰,她應該叫車回家。她探頭看向路邊時有人輕輕地拉住她揚起的那只手臂:“盈旃……”

盈旃頓時覺得四周的的嘲雜和光影統統在她的感覺中消失,她緩緩地轉過身,懷著是自己聽錯了的幻想──尖叫聲凍結在她的胸口,跑呀!盈旃!快跑!她摔開他的手,不顧一切地提起曳地的長裙,向後奔逃──你還能逃向哪裏?一輛出租車以為她急著搭車,在距她十米之處停下,她拉開後座車門把自己和玩具熊一起丟了進去,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司馬霽幾乎是貼在她背後坐了進來,盈旃發出一聲尖叫:“司馬霽!你給我出去……”她突然意識到這裏並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司機一邊發動車子一邊不耐煩地說道:“小姐,你們要去哪裏?”

“停車!”盈旃拼命控制自己的情緒:“讓他下車!”

“她是我妻子,你繼續開。”司馬霽冷靜威嚴的聲音讓司馬機無條件地服從,司機問:

“你們總要告訴我你們要去哪裏?”

“誰是你的妻子?!”盈旃咬牙切齒地低聲喊道。

“我們去哪裏?”司馬霽看著盈旃穩定地說道,她憤怒地緊閉雙唇,他說:“你不肯說,那就是去我要去的地方了?”

盈旃迅速地說出地址,她幾乎要把手中的坤包折成兩段,克制著想把它丟到司馬霽臉上的沖動。她把玩具熊擺到他們倆人中間,自己縮到車門的邊上,固執地望著窗外,一動不動。

車內的氣氛被沈默凝固,司機簡直可以發誓說空氣被凍成了淡藍色的液體。那是順著玻璃窗滴下的雨水,被霓虹反射的痕跡。盈旃突然說道:“停車。”她看到了離家不遠處街角的咖啡店,她不能把司馬霽帶回家,就在這裏,在今晚把這件事解決掉,他憑什麼,憑什麼又一次闖進她的生活,這裏不是齊昌,不再是那個他一手遮天的世界!

雨還在下,盈旃不理會司馬霽付了一張百元給司機,當前走進了咖啡店。他們面對面落坐在咖啡座中,穿著花裙子的女招待過來問:“要點什麼?”

盈旃頭也不抬:“兩杯冰紅茶。”“有什麼吃的?”司馬霽的聲音同時響起,盈旃不由自主地抬起頭看他,她知道他要什麼了:“小姐,請先上一個黑森林蛋糕,兩個蛋塔,再來一份牛排,八分熟。”她這才注意到他濕漉漉的頭發和外衣,這樣深的水漬不會是剛才淋的一點雨的痕跡,他餓著肚子淋了多久的雨?就是為了等到她?她的心不由得軟了。但是這一次,結論只有一個,她不會再冒傻氣,去追逐那不適合她的幸福,即使它美麗得像天邊的彩虹。 “哎……”盈旃拉住他的手拿過蛋塔,替他剝下底下的錫紙再遞給他:“這個不能吃。”她抽回司馬霽想握住的手,他一口消滅一個蛋塔更證實了她的猜測。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盈旃覺得自己問得十分笨拙。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麼來的?”

“我想知道怎麼才能讓你消失在我面前。”

“那是不可能的,你是我的妻子。”司馬霽篤定地說。

“從來就不是!”

“不日將有賜婚的聖旨到達齊昌,全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你不嫁給我,想讓我犯欺君之罪嗎?”談到滅門的大罪,司馬霽的口氣並不緊張。

“那是你的事,我不是什麼金壁王朝的臣民。”盈旃恨死他的自私自利。

“盈旃,看著我被砍頭真的會讓你高興嗎?”

盈旃說不出話來,就算再生氣,她也無法對司馬霽說:“去死吧”

“跟我回家吧,”司馬霽的聲音又放輕柔:“你一次比一次跑得更遠,我花了多大功夫才找到你。”

“司馬霽,我不會跟你回去的,我只是答應你扮演你的未婚妻,現在戲落幕了,我們之間也結束了。”盈旃僵硬地說道,除了拒絕,還有什麼方法能抗拒他?

“你不是扮演我的未婚妻!你究竟要我說多少遍才能夠明白?你就是我的未婚妻!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選定的妻子必須是願意嫁給你的?”他們為什麼總是在相同的問題上爭執不休?

牛排打斷了他們的談話,司馬霽瞧著金屬刀叉:“這是什麼?”

盈旃拿起刀叉做示範,“像這樣……”但是司馬霽的刀子在盤子上劃出一道刺耳的磨擦聲,在吸引更多的好奇目光前,她趕快說:“我來切。”她用最快的速度把牛排移到自己面前的盤中,切開再送到他盤子裏。司馬霽吃東西是不挑剔的,他用叉子吃牛排的速度一樣驚人。

司馬霽用餐巾擦擦嘴:“如果你不想嫁給我,留著這個做什麼?”他拿出他們的合影。

“不過是張照片罷了。”盈旃覺得口幹得說不出話來,“沒有什麼意思。”她畫蛇添足地說道,隨即被一大口紅茶嗆得滿面通紅。

“我知道那是因為你愛我。”司馬霽一針見血。

“住口!你別再想傷害我!我不會讓你有這樣的機會!”傷口又被撕開,盈旃心痛得全身麻痹。

“海碧的事是我不好,”司馬霽發現向盈旃認錯已經開始變成一種習慣,他害怕見到這個事實,她蒼白的臉色告訴他居然傷她這麼深。“但是你為什麼不想要我們的孩子?”他看見盈旃在玩具店中多麼緊張跌倒的小孩,決不相信她不喜歡孩子。

“如果你是為這件事生氣,那你已經報複過了,我們兩清了。”盈旃招手叫侍者結帳,她拿著玩具熊站起來,痛不欲生的心碎她已經曆過,怎麼還會讓自己再重蹈覆轍。“再見。”盈旃伸出手,她簡直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壓制住撲向他懷中的沖動。

司馬霽搖搖頭,盈旃熟悉的霸道寫在他的眼中:“我再也不會讓你脫離我的視線,我說過你這輩子也別想離開我,本王從無戲言。”一伸手,他出其不意摟住了盈旃:“帶我回你家。”

盈旃抓著巨大的玩具熊根本無法掙紮:“你休想!放開我!”

“不放!”司馬霽牢牢地將她摟在懷中,熟悉的觸感讓他胸口發燙,他料定了盈旃絕不會在公共場合大吵大鬧。

他料對了,咖啡店中廖廖的幾個人和工作人員全在看著這出好戲,如果她鬧來了警察,司馬霽的身份就會為人所知,他是從五百年前來的這個事實會殺了他。她只有選擇沈默:“放開我,我帶你回家。”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回音 Chapter 28 Mon Apr 23, 2007 2:05 am
Author Message
Special Offers!
配角
配角

Joined: 08 Feb 2007
Posts: 118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Medical Info Blog





abigaile johnson黑人 ??????绉?澶?浜轰??烘??? 绔??辩???褰遍?冲???? 影音先锋人与动物 美穴37p 
MKK5.C0m 宋嘉颖四级写真快播 bonnie@d8TV.com wwwavrtyscom ..www777emcom 
女同a v 瓒?寰?涓?瓒????? http://www.SEX8.CC caobiwaog ???诲コ?跨┛濠?绾辫????????? 
大陆首部无码自拍高清大作~淫人妻~第一季 浜哄?灏?榛?澶у昂搴﹀?绌村?剧?? 手机影音先锋细腰 后入式狂插叫声好听 www.115xx.com 熟妻人妇 图片 
a4u-nancyho2 莫青ed2k ??濡讳汉濡? ?剧?? 娆х?缇?濡? E2KD 乳交 
女人吞精 www.yuanjiao999.com 近亲相奸 先锋 无码 18 Mb大图影片 ??姊ㄥぎ濂?edk2 
娆叉捣濞?濞?灏??? 影音先锋 幼幼美女色情 www.cc36.c0m ??瀹?濞??锋?? 美女的大肉pp图片 
美女大逼逼图片 苍井空e2dk a4u-kathyliu a555b.com ????涓瑰Ξ??琚? 
rtys图片日本 少女 anjelica黑丝 浠?澶???????灏?榫? hailang555 http://www.fygl.org 
??绉???porn\ yinsewamg cc36.com ?蜂汉saobinu 破处]x_老外轮干8~10岁柬埔寨白虎无毛幼女~1_无套中出内射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回音 Chapter 28 Fri Apr 27, 2007 4:59 am
Author Message
Rebecca
萬人迷
萬人迷

Joined: 28 Dec 2006
Posts: 1066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盈旃會隨司馬霽回到500年前嗎﹖ efb50fe2.gif

好想快些知道結局啊﹗﹗﹗ baa60776.gif ceb85dec.gif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This forum is locked: you cannot post, reply to, or edit topics.     This topic is locked: you cannot edit posts or make replies. Page 1 of 1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Back to top
Related Links:

回音 Chapter 28 回音 Chapter 28 回音 Chapter 28 回音 Chapter 28 回音 Chapter 28 回音 Chapter 28 回音 Chapter 28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