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opia Forum Index
Bay Area Forum for Asians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Advanced Search traditional simplified
star FAQ Search Memberlist Usergroups Register Log in star
青鳥   聖域回音 (全)   回音(全)   洛克人小說   寵物貼圖   Bay Area Happenings   素菜食譜   Free Medical Info   Random things   每日一女   牆紙桌布下載   流行音樂  
家常食譜   簡易微波爐食譜   小電影   免費軟硬電腦教學   IBM Content Manager  
Username:    Password:    Log me on automatically each visit   
                                                      
Nutopia Forum Index
Nutopia Forum Index 回音(全) 回音 Chapter 23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This forum is locked: you cannot post, reply to, or edit topics.     This topic is locked: you cannot edit posts or make replies. Page 1 of 1
回音 Chapter 23 Thu Mar 29, 2007 1:42 am
Author Message
美麗陌生人
配角
配角

Joined: 08 Feb 2007
Posts: 118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回音 Chapter 23

Bookmark and Share
URL
Embed
Link
BBCode


回音 Chapter 23


第二十三章

司馬霽松開麥德:“怎麼發生的?”他恢複了平靜,只有眼眸深處凝結著寒冰。

“我們被驚雷伏擊了。”麥德心痛得說不出話來:“盈旃為了救我,告訴匪徒說她是你的未婚妻,留下當人質,讓我回來報信。”

未婚妻?司馬霽的心絞痛起來,盈旃從來不肯對人承認她是他的未婚妻,坐牢也好,被妓女嘲笑也好,她都不肯說出這個身份,如今她終於親口承認了,卻是為了把自己的命送到強盜的手中,換來麥德的自由。他了解麥德此刻的感受,他知道如果有一分的希望,麥德也不會丟下盈旃獨自逃走,他早就聽說了驚雷的殘暴故事。如果不是另有打算,他也不會放任這幫馬賊在沙漠流竄,誰想竟會害了盈旃。

“麥德。”他緩緩地說,夕陽的光線也不能溫暖他的眸子,“你沒被他們認出,能活著回來比你們兩都被他們抓住要好上十倍。”

麥德幾乎咬碎了滿口鋼牙:“你不明白,盈旃為了救我,現在生死未蔔。”他說出盈旃割脈的經過,司馬霽肝膽俱裂,他的盈旃,一次又一次為了別人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險,她為什麼對所有人都充滿愛心,就是不肯愛他?

“條件是什麼?”不論付出什麼代價,他也要讓她重回他身邊,安全地,毫發無損的,然後,如果有必要,他會把她拴在身邊寸步不離,即使她不愛他。

“五日內十萬兩黃金在古騰綠洲。”這筆錢無論對齊昌還是對古丹來說都不值一提,只是司馬霽的驕傲不會容許有人侵犯他的東西,何況是他的未婚妻!

“那麼我們至少還有四日時間。”司馬霽回頭吩咐司馬行:“你回府讓陸雲勁即刻押十萬兩黃金上路,路上故意走漏錢的風聲,但是不許有人知道這筆錢的用途。速度不要太快,可以讓陸雲勁先到古騰綠洲,告訴那幫人錢在途中,能拖則拖。我上次讓你去打探驚雷那幫人的巢穴,在天書山是不是?你去齊昌之後直接到天書山與我們彙合。”

麥德靜靜地聽司馬霽吩咐完司馬立,他先跨上馬望著司馬霽:“我們走吧。”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是──去天書山救回盈旃。

盈旃醒來的時候頭痛欲裂,她慢慢睜開眼睛,頭頂上一片漆黑,黑暗的遠處有些什麼閃閃發亮,她轉動眼珠,終於發現自己是處在一個巨大的洞穴之中,空曠的空間足有二十米高,火把的陰影反射在洞頂的岩石上影影綽綽。她看到身上蓋的毛毯,這才感到這裏的溫度好象是安裝了中央空調,她被帶到了什麼地方?耳邊突然傳來水花四濺的聲音,她趕緊閉上眼睛。

“知道你已經醒了,不許裝睡!”悅耳動聽的聲音卻帶著一股凶氣,這種霸道的語氣聽來多麼熟悉。但是他不是司馬霽,司馬霽的傲慢是天皇貴胄之家與生具來的王者之氣,自然而然讓人心折;這個男人的聲音,隱隱帶著野獸的咆哮,教人禁不住從心裏生出寒意。
她循聲望去,原來這個巨大的洞穴中竟然有一個地下湖,一個男人赤裸著上半身,只著一條水濕的褲子從岸邊向她走來,他有著一張俊美無雙的臉孔,盈旃怎麼也想不出這樣英俊的臉上怎麼會有這樣凶狠的表情,他看上去太眼熟了,這樣漂亮的男生,難道她會是在時尚雜志上見過?他好看得簡直不像男生,可以去演……盈旃打消了自己這個念頭,他不會是那個流浪歌手,氣質完全是兩個人,她也記不清那個歌手長得什麼樣了,除了異常的俊美以外。

那個男人越走越近,盈旃不由得臉紅,看時尚雜志的圖片是一回事,真的有一個模特身材的男生站在你面前又是另一回事了。他在盈旃的睡榻前蹲下,一伸手到毯子裏抓住了她受傷的左手。盈旃條件反射地想掙開,但是他的手就像一把鐵箍。盈旃這輩子從來都沒有這麼無助過──霽──她忍住湧上喉嚨的狂叫,突然意識到了她對司馬霽的愛,從來沒有斷過,也不能被自己禁止,他一直是她的矛,是她的盾,在她最需要的時候,他總會在她身邊。她身陷牢獄也沒有真正地害怕過,因為她是他的未婚妻!不論她出了什麼事,他都會保護她的,就像救她溺水,救她於火場之前。她早就把他當做自己的保護傘,利用著他對她的縱容,公共場合到處走,不肯穿宮裝。她一直以為自己不需要司馬霽,拼命想要逃離他,可是他卻是她的屏障,是她恐懼的最後一道防線──還有司馬霽。她一直以為自從來到五百年前,一切事情都是她獨立面對──不,還有司馬霽。她因為自己的發現而痛徹心肺,她現在面臨的恐怖會真真切切地要她命,而且這種恐懼不像是對馬的恐懼,這個威脅她無法逃離,也沒有司馬霽可以依靠。她不由自主地縮起身子,一半是因為害怕,一半是因為心痛。

感覺到她的僵硬,他不屑地說道:“我只是看看你的傷口──我不碰別人的老婆。”

盈旃不敢看他,目光落到他的肩上,她聽見自己倒抽了一口冷氣,那是一個刺青圖案,一只獵鷹站在太陽中,就像是某個家族的徽標,移開眼,正對上一雙灰色的眸子──像鷹一樣的眸子。她不敢相信他就是那個流浪歌手,他與在台上演唱時簡直判若兩人。

驚雷臉上現出嘲諷的微笑:“你總是喜歡奮不顧身是不是?”

盈旃垂下眼睛,他已經認出她在齊昌救──幫過他。

“你是不是以為我應該報答你上次幫了我的忙?”他的聲音又變得冰冷。

盈旃搖搖頭:“那是我自己多事,早該知道你輕松就能打發那個暴發戶。”她對這個血腥的強盜頭子不敢抱任何希望。

“憑你的說話與膽量就知道你是齊昌王的未婚妻了。”他的聲音放平和了些,拿起她的手,輕輕地揭開紗布,盈旃頓時痛得閉上眼睛,“你夠膽子,在手上劃得這麼深,我的靈藥也幫不了你,以後一定會留下傷疤。”

不是我故意要劃得那麼深,是瑞士軍刀太鋒利了。

但是驚雷輕輕地給她上藥,疼痛神奇地停止了,她睜開眼睛看著身上還沒全幹的驚雷,小聲說:“我可不可以遊泳?”

“不行”驚雷暴喝一聲:“你不要命,我可得留著你拿贖金!”

盈旃被他的喜怒無常嚇壞了,她抓緊了身上的毯子。

“呆在這裏不許動!”驚雷匆匆離去。

盈旃在心裏喊著司馬霽。這是第一次,她對他的想念超過了對回到現代的渴望,她多麼希望自己能依靠著他的肩膀。但是她親手弄丟了她的所有,即使她有命回到齊昌,她也永遠地失去他了。

她就這樣躺著不知過了多久,巨大的心痛一陣接著一陣,就象是永遠不會停止。她先是覺得胸口被掏空,然後是四肢,全身空蕩蕩地疼。她迷迷糊糊地睡著,不知何時又被輕輕的腳步聲驚醒,這空闊的空間一點小小的聲音都被回音放大,而她緊張的神經讓她無法熟睡。她轉頭看到一個白衣女子從洞穴遠處端著什麼向她這裏走來,步伐小巧,身影輕盈,這裏也會有女人嗎?還是另一個人質?盈旃吃力地坐起來,只覺得頭暈。

盈旃困惑地看著這個女子越走越近,這一次,她輕易猜出了這個白衣少女是誰,那個在戲樓女扮男裝的女孩,恢複了女裝是這樣的美麗,櫻桃小口,明眸皓齒,遠山黛眉。她的手上端的是飯菜,見到盈旃已經坐起,她淺淺一笑:“王妃,請用飯。”如水的大眼睛裏蒙著一絲哀愁,真是我見猶憐。

盈旃趕快說:“別叫我王妃,我姓司徒,叫我盈旃好了。”她自己下床走到石頭的桌椅邊,仍然覺得兩腿發軟。這個姑娘不可能做過丫環的,盈旃歉意地望著她:“麻煩你不好意思,怎麼稱呼你?”

“柳臨波。”她也在石桌旁坐下,“司徒小姐嘗嘗我做的菜合不合意。”

盈旃不急著吃飯,她探詢地看著柳臨波:“我在齊昌見過你。”

柳臨波驚訝地望著她。

“在戲樓裏,你那時女扮男裝。”

柳臨波睜大眼睛:“那次是你救驚雷脫困?”

“他本來就不需要我的幫助。”盈旃苦笑道:“你為什麼會在這裏?回不去了嗎?”

柳臨波低下頭,眉尖輕蹙。

“等司馬霽付贖金救我出去的時候,我讓他多付點錢也帶你走好不好。”話一出口盈旃就後悔了,這可能嗎?

但是她不用改口了,柳臨波立刻堅決搖頭。

“我忘記了,你很愛他的。”盈旃輕輕地說,這個驚雷像個變態,用流浪歌手的憂鬱外表掩蓋他魔鬼的本質。

柳臨波抬起頭來:“齊昌王爺要用多少錢來贖你?他一定很喜歡你吧。”

盈旃頓時說不出話來,她勉強地笑著:“看他肯不肯付錢就知道了。”

柳臨波似乎是看出了盈旃臉色有異,她告辭的時候說:“司徒小姐最好把它們吃光。”

盈旃開始完成她的任務,柳臨波做的菜很可口,她能通過抓住驚雷的胃從而抓住那個善變的男人嗎?她實在沒有胃口吃東西,但是柳臨波最後的那句話仿佛是個暗示,她最好把它們吃完,否則……她記得司馬霽也不喜歡她只吃一點點,司馬霽,司馬霽。

吃到她覺得已經不會惹怒提供這頓飯的人,盈旃停下來,她身上還穿著從王府出走時的那最後一套現代裝,她想洗澡想得渾身發癢,看著一池閃亮的湖水,她也不敢下去遊泳。在這裏,不聽話的代價就是死亡;在齊昌,如果不聽司馬霽的話,她可以放肆地與他大吵大鬧,然後互不理睬。司馬霽,司馬霽。

盈旃沒有注意到驚雷已經來到她身邊,當她發現時忍不住縮了一下,這個男人身上散發的是死亡的威脅。驚雷的表情不若先前的凶狠,他在睡榻邊的台階上坐下,手中拿的是盈旃跨包中的兩塊斷裂的石板:“是你的?”

盈旃不明白為什麼這裏的人對潛龍佩和跟它有關的東西這麼有興趣,她含糊地說:“和潛龍佩一起的。”他要是再問下去,她就得張口結舌了。

驚雷卻沒有再問下去,盈旃覺得這個情形怪熟悉的──為什麼他們都相信這兩件東西是我的?驚雷在仔細地審視著石板,她的目光也滑了過去,意外地發現石板上居然有一個圖案是一只獵鷹站在太陽中,和驚雷肩上的刺青一模一樣,她看不懂石板上的花紋,以前從沒注意到這個圖案。驚雷看著這石板的神情,像是在閱讀!那麼她最初的猜測並沒有錯,這是一種文字。她的好奇心勝過了她的害怕:“你看得懂?”

“這是我們鷹族的文字,現在會讀的僅有幾人而已。”驚雷的回答居然相當平和。

盈旃更糊塗了,那麼潛龍佩和這兩片石板究竟是屬於誰?司馬霽?還是驚雷?

仿佛是回答她的話,驚雷說道:“這片石板上刻的就是被稱為天書的鷹族文字,和刻在這座山中的文字一樣,所以這座山叫做天書山。”他的眼睛並沒有離開石板,“潛龍佩和升鳳璧本來是鷹族聖物,三代以前,當時的齊昌王爺入侵,搶走了我們的土地和聖物。”他說話的口氣平淡,盈旃嘴唇顫抖,他是不是想報這三代以前的國破家亡之仇?

“你是齊昌王爺的未婚妻,他遲早會告訴你他們家的輝煌曆史。其實鷹族早在司馬家族來此之前就已衰弱,鷹族的傳說是潛龍佩和升鳳璧有著可怕的力量,至於是什麼力量,誰也不知道。有一任的族長開啟了這種力量,結果消失在風暴中,再不見蹤影,鷹族也就從此衰落。根據這片石板上說的,潛龍佩和升鳳璧是神賜給鷹族的聖物,將它們合在一起或進入鷹族神壇都能得到神的力量,但是沒有神的旨意,帶來的就只有災難。”驚雷敘述這段曆史時象是在講別人家的事。

他把鷹族的沒落歸究於神的旨意,但是盈旃卻被另一種感覺淹沒──她知道如何回到現代了!她就是通過潛龍佩來的,為什麼只憑一塊潛龍佩就能送她回到五百年前她不明白,但是用潛龍佩和升鳳璧一起,她就能通過風暴回去。她毫不懷疑那位失蹤的族長是被送到了過去或是未來。這就是擊中她的第三個閃電,回去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去買彩票。

“謝謝你幫我治療手上的傷。”盈旃不知道如何與他建立良好的關系保住性命,只好從道謝開始。

“哼,司馬霽上次殺了我一半的部屬。”驚雷臉上重現暴力傾向,“我應該把他的女人丟給我的手下,好讓他多一個對我斬草除根的理由。”

盈旃嚇得幾乎要暈過去,他是不是說到做到?她聽得出他話中對司馬霽的忌憚。“有沒有我在你手上司馬霽都不會把你怎麼樣的,你的存在對他有利。”

驚雷的目光向她掃過來,她趕緊說:“金壁王朝天下太平,齊昌繁榮富裕,邊境有陳觀宗大將軍鎮守,齊昌憑什麼保留自己的軍隊?你就是他最好的理由!”

驚雷的眼神從懷疑變為驚訝,“誰告訴你的?齊昌王爺?”

盈旃不敢告訴他這是她自己分析的,她只好繼續:“無外患者,國恒亡。如果沒有你讓齊昌軍隊時刻保持警惕性,他的軍隊怎麼能如此精良,令鄰國都忌憚三分?”

驚雷抿起嘴來冷笑:“難怪每年齊昌軍隊都會來找我幾次麻煩,明明……”他沒有說下去,事實是齊昌早有能力把他滅掉,卻每每虎頭蛇尾,臨時收兵。上次司馬霽親自帶兵圍剿,以司馬霽的用兵居然讓他帶著重要部屬逃走,他幾乎以為司馬霽智謀有限,在心中不由將這個齊昌王爺看輕,原來司馬霽是早就算計了他!

“司馬霽會告訴你這些?”驚雷斜眼看盈旃,司馬霽對女人的態度世人皆知,會把這樣的意圖告訴一個女人簡直不可思議,她在司馬霽身邊是什麼地位。

“力量的平衡很容易了解。”盈旃微弱地笑笑,她沒留心過齊昌的政治,但是職業的習慣讓她對這類事情十分敏感,總會自覺不自覺地了解一些。司馬霽對驚雷的態度完全是她的猜測,如果胡說八道能救命,她也要試一試。

“司馬霽是在和我玩貓捉老鼠!”

“難道你沒有在殺人越貨中得到好處?”盈旃不相信他得到的錢不夠他放棄強盜生涯。

驚雷沈思著:“我和他是互相利用。”他如同白玉的面孔上突然現出一個得意的笑容,“但是這一次他也得栽在我的手上,”他看見盈旃害怕地睜大眼睛:“司馬霽是不會付贖金的,那樣他齊昌王爺的面子就要丟光,如果我沒估計錯,你的那個侍衛──古丹國的二王子已經到了齊昌王府,司馬霽就要出發來救你。而我,就在此恭候大駕了。”

“你知道麥德不是……”輪到盈旃吃驚了。

“當然,有你就夠了,你以為我真想殺他或留下他?讓古丹和齊昌聯手圍攻我?但是最想要你的命的人並不是我,你倒真是很值錢。”

盈旃的心一下子沈到了底,這竟是驚雷的陷井,她不知道她該希望什麼,司馬霽來救她而身陷險境,還是不理她的死活讓她憑驚雷處置。驚雷說的最後一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司馬行在天書山腳下與司馬霽和麥德會合時,司馬霽和麥德已經休息了好幾個時辰。這時已是另一個傍晚,夕陽金紅色的光線映在司馬霽的眼中,反射出的竟是寒光。

司馬行抱拳道:“一切已經依照王爺的吩咐,另外大隊輕騎已在途中,隨時可以接應我們。”

司馬霽點點頭,麥德懷疑在救出盈旃之前他都不會再有表情了。“阿行,你在這裏等我們。”

“王爺,請讓屬下跟隨。”保衛王爺是司馬行的首要責任,他怎麼也不肯讓司馬霽和麥德只身犯險。

“這一天一夜你都在沙漠上來回,而且我們的馬也需要看管,我們有可能找不到他們的馬脫身,更多的人並不一定更安全。”只有大戰前夕司馬霽才會這麼仔細地解釋他的意圖,一般情況他只下命令,從不做解釋。

司馬行只好看著司馬霽和麥德二人換上他帶來的黑色夜行服,一前一後向山口奔去。

天書山山勢險要,山峰間怪石犬牙交錯,每一塊奇形怪狀的岩石背後都可能有馬賊的崗哨,司馬霽和麥德展開上乘輕功,像兩股輕煙般溜進山口。他們雙眼都能在黑暗中視物,這時天色沒有全黑,崎嶇的山路和突出的岩石對他們更是不在話下。他們輕松地從前兩關的崗哨邊掠過,第三個哨兵仿佛覺察到了什麼,剛一探出頭來,麥德的飛刀已經射進他的咽喉。

一路走去都是一條僅容一匹馬奔馳的道路,麥德心中疑惑著,馬賊要傾巢出動時這一條小路如何能派得上用場。他們終於來到一條叉道前,這幾乎不算是個叉道,右邊,道路繼續向黑暗中延伸;左邊,荒草從通向一塊幾十米高的石壁。麥德的目光在石壁上一掃而過,斷定是沒有出路,連縫隙都沒有。但是司馬霽拉住了向前奔去的他,他示意麥德跟著他向石壁走去,眼看著毫無破綻的石壁越走越近,麥德剛想開口勸司馬霽不要去撞牆,一晃眼已不見司馬霽的人影!他還沒來得及吃驚,石壁內伸出一只手,一把把他拉了進去。

原來這片石壁並非毫無瑕疵,邊緣上一道深深的裂縫切進山體,但是它的角度特殊,從道路這個方向是無論如何看不出來的,何況這片石壁與他們來路上經過的無數石頭根本沒有什麼兩樣,司馬霽是從何得知這道裂縫的?在他們眼前,是一條通向山體內的通道,涼嗖嗖的風從裏面吹來,居然沒有什麼異味,不論內裏有什麼,空氣是流通而新鮮的。

在漆黑的甬道中他們也不知走了有多久,幸而這條甬道也沒有叉道,否則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但是他們走得很慢,一點動靜就停下來傾聽,因為知道離危險越來越近。以他們可以在黑暗中視物的目力,也只能勉強看清這條時寬時窄的隧道是天然形成,只有路面有少量的人工平整過的痕跡,他們有時在朝上走,有時在朝下走,進入山腹的深處。麥德一直是跟在司馬霽的身後,司馬霽的背影擋住了他大部分視線,所以司馬霽突然停下的時候,他一下子撞了上去。

“噓……”司馬霽說道,麥德也看見前面的拐彎處有火光的陰影跳躍,與此同時,他們都聽到一聲尖叫:“霽……”

司馬霽和麥德的心頓時凍結成了石塊──盈旃!他們拔足便向光亮處奔去。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回音 Chapter 23 Thu Mar 29, 2007 1:42 am
Author Message
Special Offers!
配角
配角

Joined: 08 Feb 2007
Posts: 118
Reply with quote

Post subject:


Medical Info Blog





搬开少女的嫩批图 成都旅游 彭 三号lxea=2-2-E-7.4.0.4142 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lxea=2-2-B-7.4.0.4142 2014全美音乐奖(AMA)127分钟全程 人体艺术lxea=2-2-9-7.4.0.4142 
????璁扮?涓?瀛?xea=5-1-E-7.4.0.4142 nqAuaP6UYjWl3xKfAfk3V6Ocnd26zW/wm t1zJ9CZbAAgCWEaWQjXd6c7px 8RbziaSzfppdJ51sh9bP icEDg== 个人信用记录网上查询lxea=2-2-F-7.4.0.4348 百度一下lxea=2-0-6-7.2.1.3736 迟帅个人资料lxea=2-2-B-7.2.1.3736 
qq空间背景图lxea=2-2-A-7.2.1.3736 科目二考试lxea=2-2-9-7.4.0.4142 ??浜よ?淇$?ㄥ?¢??瑕?浠?涔?lxea=2-2-6-7.4.0.4142 浜よ? 新都一中lxea=2-2-C-7.4.0.4382-3 王文雨kiki私拍 
畜牧局面试题目lxea=2-2-4-7.4.0.4142 魁拔之战神崛起lxea=2-2-F-7.4.0.4382-3 新闻现场报道lxea=2-2-0-7.4.0.4019 艾未来lxea=2-2-E-7.4.0.3991 华西证券lxea=2-1-E-7.4.0.4266 
豆瓣电台lxea=2-2-7-7.4.0.4201 挂载器lxea=2-2-0-7.2.1.3736 国网招聘平台lxea=2-2-B-7.4.0.4201 百世汇通单号查询lxea=2-2-7-7.4.0.4201 虽有嘉肴的意思lxea=2-2-E-7.4.0.4348 
成都社保查询lxea=2-2-E-7.4.0.4348 四川导游证报名网站lxea=2-2-D-7.2.1.3736 表格公式lxea=2-2-0-7.4.0.4142 我的世界岷仔lxea=2-2-B-7.4.0.4142-3 春风林斤澜阅读答案lxea=2-2-5-7.4.0.4142-3 
小说阅读网lxea=2-2-8-7.4.0.3991 保保网lxea=2-2-3-7.2.1.3694 成都地铁2号线lxea=2-1-7-7.4.0.4201 椹?????sanjipian 海贼王漫画lxea=2-2-2-7.2.1.3736-3 
飞虎2lxea=1-1-7-7.4.0.3991 融资融券lxea=2-2-8-7.2.1.3736 淘一兔lxea=2-2-0-7.4.0.4142 狂擦美女 青羊区房管局电话lxea=2-2-3-7.4.0.4142 
影音制作软件lxea=2-2-6-7.2.1.3694-3 顺丰快递单号查询lxea=2-2-5-7.2.1.3736 异世之风流大法师lxea=2-2-7-7.4.0.4142 厦门人才网lxea=2-2-A-7.2.1.3694 新闻工作者lxea=2-2-9-7.4.0.4348-3 
刘恺威电视剧lxea=2-2-E-7.2.1.3999 榫?娉?椹?xea=1-1-6-7.2.1.3736 ??娴风??澶ц???辩? ? 成都市安全教育lxea=2-2-8-7.4.0.4382-3 成都到深圳机票lxea=2-2-B-7.4.0.4142-3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Back to top
This forum is locked: you cannot post, reply to, or edit topics.     This topic is locked: you cannot edit posts or make replies. Page 1 of 1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Back to top
Related Links:

回音 Chapter 23 回音 Chapter 23 回音 Chapter 23 回音 Chapter 23 回音 Chapter 23 回音 Chapter 23 回音 Chapter 23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